您现在的位置:湖南省邵东一中 >校友之家>校友留言> 正文内容

[阅读数: ]主题:四进一中

用户头像
【Anonymous】
张富泉
发表时间:2015-09-18

四进一中  

张富泉  

  去年假期,谢校长和王主任来长,就校庆事宜征求校友们意见。逢五小庆、逢十大庆,缘系文化礼俗之传承。咱母校承载着光荣和梦想,走过了110年的艰难而辉煌!记得自1966年考入初中,折腾到恢复高考复习,我曾四进一中。母校在我眼前,是风雨长廊串联的红墙青瓦?是饭钵当釜、床板当薪的乱世之炊?是讲台、舞台、防空洞加基地的学工学农学军与学生?还是心冷灰飞后的重新点燃?母校这株千年长青大树,桃李天下满枝头,而我这颗半生不熟的顽果,竟然在这树上结长了四度!  

  初入一中踏进神圣的殿堂。自校门笔直往前,一线风雨长廊,两厢红墙青瓦,排列整齐的教室,中间守卫着花坛和行行翠柏。走廊左侧第一排第一间教室,紧靠讲台的第一个座位上,有位着青灯心绒上衣的少年——那便是刚入初中的我。此时正值文革山雨风楼,但在邵东一中却秩序照旧。留存给我印象较深的是在张老师的引领下,每天清晨我们都到靠围墙的小园子里,观察气象变化和物种生长。迎着东升的红日,做科学家的念头在一位少年的心头升起。这里,承载着我初升的理想。  

  再入一中正值文革动乱之秋。此时的母校,红袖乱舞,涂鸦满墙。每天第一节课是天天读,每晚活动是批判会。初中、高中的高年级学生,就学年级越高,嗓门越粗。记得一次班上批判廖老师,高年级几位同学闯将进来把廖老师给捆了。而这几个人刚一离开,辅导员萧谷成老师又把廖老师给放了。这个珍贵的历史镜头,一直铭刻我心,要说当时还有几分迷茫,但随着时光尘埃的洗净已越来越清晰。即使在是非颠倒、丑恶险生的年代,母校仍然是真善美良知未泯,育人以德根植深基,源远流长。  

  三进一中我升入了高中。此时,高中学制由三年减为两年,且只能以学为主,加之高考制度废除,学习既无压力亦无动力。然而,无为的年代遇上了有为的老师,这两年却成为我中学阶段学习最系统、最扎实的两年。记得谭兆信老师在课本之外,还要补充讲些数学内容;甚至连看场样板戏,王永烈老师也要生动、形象地串讲一番。每逢我们年级三个班集合,指导员李义安老师更要来一番讲评,讲纪律、讲学习、讲考试,平时开展学工、学农与学军的活动,也结合着作文或理化教学进行。记得一次参加学农劳动,陈望衡与张云老师结合这次劳动给讲授作文,我几经修改终于写出一篇作文,结果成为老师选讲的范文。也许就是这一次,引发了我写作的浓厚兴趣。  

四进一中是在恢复高考的1977年,当时我正在向阳中学任民办老师。母校从未忘记自己的学子,来信叫我参加迎考复习班。由于考期紧迫,授课虽不很多,但几乎每堂课都是经典。当民办教师的我,深知讲这种大课需花多大的精力和心血;然而复习班授课不收学生分文,猜想老师恐怕也在尽义务教学。我想,老师们也许把昔日学生的歉疚当成了自己的亏歉,以致将毕生的经验与心力浓缩成精华,吐哺于每一位学子。得益于这临阵磨枪,我进考场才有了底气和信心,终而搭上七七级高考这趟晚点的列车,重新开始学业……  

往事回想起来历历在目,讲台演绎知识,也在演绎人生。感谢母校的教书育人。母校110周年诞辰,我无以回报。然而,做一个遵纪守法、有益社会的人,这不正是母校恩师所企求于学子的么。  

( 作者注:本文原载《湖南日报》略有修改,由之可见母校文化和老师教导,对学子的再造之功德。近些年来,母校在谢伟琦校长和老师们的共同努力下,辛勤耕耘,屡创佳绩,捷报频传,特别是创新自初中至高中“六年造就人才”的办学模式,作为荣幸的邵东人深为之欣慰!)